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火箭炮的博客

永远追求完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兵的人,永远怀念在军营的日子,永远怀念亲爱的战友们。 当过老师的人,没法不思念心爱的学生,不思念书本的气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《三千里路云和月》(二)  

2011-12-26 14:25:37|  分类: 情系西路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三千里路云和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

三千里路云和月 - 火箭炮 - 火箭炮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一步一步走到了第四天,终于又回到了梨口,

         当时我们真是后悔的很:当初要是好好想一想,不是完

         全可以避免白跑这四天的路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腿子真是一点向前移动的力量也没有了,十二个人

         都饿得头晕眼花。想找老乡找点吃的,老乡们又因为逃

         避战火和马匪军的骚扰还没有回家,找了好几个村子不

        见一个人,我们当时真担心会饿死在那里。好在后来还

        是找上了一个放羊的老汉,向他说了许多的好话,把身

       上仅有的两块白洋也给了他,他才卖给我们一头小小的

        山羊。因为肚子饿得太厉害了,附近又找不到人家,那

        头小羊,我们只是用火烧了烧,便半生不熟地吃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没有月光的黑夜,我们离开了梨园口向东走,

        眼见梨园口附近的山峦已经远远地消失在我们的背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顺着一条大路蹒跚地走着,突然从正面冲过来一支

        敌人的骑兵,原来十二个人,这一下被冲得四散,我和

        李参谋以及另外两个同志,在黑乎乎的山林里找了半天

        也找不见一个人,只好连夜向着东方在山林里爬着,快

        到拂晓的时候,大家都感到腿子拖不动了,想找个地方

        休息一下。正在眼巴巴地期望出现一个好隐蔽地的时候,

        一个同志高兴地叫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何营长,那里不是有个黑洞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又叫营长?”我疲倦地回头向着叫我的同志笑了

        笑,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原来那洞就在对面一个

        山坡下面,门口只有一条小路,看起来很荒凉,我们都

        以为是没有人住的地方,便迅速地走过去,钻进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洞子里面是弯曲的,走过一个弯,才发现在一个

        角落里有一盏一闪一闪的煤油灯,灯下还睡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!原来这是一个小煤窑!”四个人差不多同时这样

        叫了一声。我们正想悄悄地去叫醒那位睡着的人,那人

        却忽地一下坐了起来,他用惊慌而又严厉的眼光看着我

        们,好像是问我们是什么人,干啥来的。我们看到他满

        身都像抹了一层黒似的,才知道是个煤矿工人,所以没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开口,我们就先说明了我们的身份,他很快就把我

        们四个人领到另一个土窑洞里。这个洞里有锅有灶,还

        住着一个年龄大些的工人,开始我们心里很疑惑,怕是

        坏人搞我们的鬼,待那位年轻的工人同志同那位年龄较

        大些的工人说明了我们的情况后,那个年龄较大些的工

        人就满怀热情地给我们搞水搞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同志,你们现在准备往哪去?”那个年龄较大的

        工人一边看着我们吃东西,一边问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对方叫我们“同志”,我心里一下子就亮堂了: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想到陕北去,听说红一方面军在那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对,应该往那边去,你们就是吃了往西走的亏

        了。可是你们这种样子是走不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这句话,正打在我的心坎上,我停住了筷子,急

         忙问他:“那么你说,要怎样才能过的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笑着回答我们的问题,他说:“前几天你们有

         几位同志已经从这里化装走了,我看你们也得化装,

         一路上就说你们是打长工现在回家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细细地想了想这位工人同志提出的意见,认

         为他说得对,最后决定脱下我们的军服,换上工人同

         志给的几件旧的没有挂面子的老羊皮,而把我们的枪

         留下了。向两位工人同志致谢告别后,刚走出窑门,

         哪位年龄较大的工人又叫我们等一会儿,而他却又返

         回窑洞了,“糟了!我们把枪交给他了,这会儿他要

         整我们了!”我心里忽地起了疑团,以为遇见了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只是转个背的时间,那位同志又从洞里出来了,他

         一手拿着两块白洋,向我手里硬塞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同志,我们都很穷,手边只有这两块钱,好歹

         你们带上,留到最紧急的时候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啊!我真是错怪了这位工人同志了!我怀着感激

         和内疚的心情呆呆地看着他们,我说:“好吧,我们

         收下你的钱,我们会永远记住你们对革命事业的关怀,

         对我们的鼓励和帮助!”我们告别了,但他们的形象

         很久以后一直在我脑海中难忘,可惜当时没有问这两

         位通知的姓名,也没有问他们工作的那个小煤窑所在

         地的地名,以至现在大海捞针一样无法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